我要生存

我是本地姐姐仔,一雙大眼睛,高高瘦瘦。那年全家開開心心看我嫁,對老公真心的愛,從不買衣服、化粧品,像其他主婦一樣,去買菜,洗衣服,煮飯,為的是節省錢將來有BB用。我做工廠、服務員,全為這家。但後來家開始變了,老公常不回家,對我忽冷忽熱。有幾次乘我工作時,帶女人回家,後來我知道這女人是夜總會小姐,他們鬼混了半年多。從此,他用十分惡劣的態度對待我,每天對著我責罵,摔東西,迫我離婚。他知道若我提出離婚,他就不用花一毫,如果他提出來就要花律師費,贍養費和財產。每天讓我洗衣,煮飯,一看沒有洗衣服,用手抓著我的頭髮對著鏡子破口大罵:「X你老母,照吓鏡黃面婆,看你什麼樣子,不要臉的東西快滾」。我不敢出聲,默默流淚,因我身體單薄,經不起折磨,生了一場大病,躺在床上,起不了來,連水都沒喝。他回來大聲摔門,用電視吵醒我,我病得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任他擺佈,他把我從床上拖到地下,亂踢亂打,用手扯著頭髮,向牆上撞。那天晚上我回到父母身邊。

第二天,父母因思想封建,說:你嫁了出去,不能在家,鄰居會說閒話,你還是走吧!這時我真不知怎辦?沒有錢,衣服,生著病,我到那裡去?那裡是我家?沒有!後來哭著向姐姐求救,姐姐,姐夫房子很小,怎住呢?這時我明白,任何人都幫不了我,我只有自己幫自己,我面對著就是吃飯,住房,我一下子崩潰,我要生存!我帶著病,精神上是如此痛苦,我恨老公,我恨父母,他們這樣對待我。我走向一條不歸路。有一次接客碰到我父親的朋友,他和我父母講了,我面對著父母,我不感到羞恥,因為沒有偷,沒有搶,用自己身體勞動去賺錢,我有病的時候向你們求救,你們不容我。今天,我走到這一步,怨誰?我哭訴著,父母唉著氣,掉著眼淚,說我們錯了!不應該!他們知道錯了,也晚了,能怨他們嗎?他們始終是我的父母,我只好怨自己不好,社會用有色眼鏡去看我們姐姐仔,但是我仍然美麗自豪,因為我靠著是自己。

小天使    小天使是本地姐姐仔桑拿工作,堅強,勇敢,不怕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