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是同運的盟友

紫藤是一個關注性工作者權益的婦運團體。對我們而言,婦運不只是「一種女人」的婦運;婦運必須不斷的自我發現和擴大,而擴大的意義就是讓原本性別壓迫機制中被邊緣化的少眾的聲音和經驗能夠被呈現。一直以來,紫藤的工作目標之一就是在婦女運動之內推動有關性工作者的平權意識,爭取所有女人﹝包括性工作者在內﹞有權享受任何行業 --- 包括性交易 --- 應有的尊嚴和和報酬。我們相信女性主義的抗爭必須包括所有女人的權益,而性工作者可能是所有女人之中最被歧視、最被噤聲的一群,因此女性主義運動的論述必須包含性工作者的權益和她們的聲音。

但是我們同時也意識到,我們和各種擁有不同性向和性身分的性少眾是生命的共同體。不管是易服者、變裝者、愉虐戀者、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多性戀者、跨性別、變性者等等,性工作者都和他們一樣共同面對了許多類似的困難處境:

我們都被性污名鎖入了羞恥和噤聲的暗匭,不能輕易顯露自己的性身分。不但不能向同事朋友表白,更不能讓家人知道,否則就立刻被放到需要矯正、導正、糾正的位置,更糟的則被孤立隔離,被放逐排擠。

我們都很難發展親密關係。對於性少眾和性工作的成見,剝奪了我們平等追求愛情的機會。我們的表意被人猜疑,我們的示愛令人驚懼。就連終於擁有真心相愛,也得不到婚姻的祝福:同志沒有婚姻權,性工作者不被容許同時擁有婚姻與工作。

我們都被視為疾病的載體,被強迫篩檢,被粗暴的窺探。事實上,我們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性的風險與自我保護的必要,然而那些從不覺得自己需要實踐安全性行為的人卻總是狂妄的說我們才是無知冒險。

我們都是法律和警權和宗教狂熱下的犧牲品。法律把我們當成罪犯,社會成見對我們鮮少同情,警察對我們實施最惡劣最粗暴的侵犯和羞辱,號稱充滿愛心的宗教團體則仇視的鼓譟要消滅我們。在法律和警權和那些法利賽人面前,我們真的同命同生死。

隨著「性權」觀念的發展,例如世界性學會在2005年提出的《性權宣言》中的首項,清楚列明了性權就是「性自由權」,性權跟生存權、言論權等人權一樣,是基本人權。香港的同志組織於過去幾年響應國際「不再恐同日」的呼籲,舉辦遊行集會等活動,今年,他們為了更清楚宣示同志性愛的自由和權利,決定於12月13日舉辦首次的香港同志遊行 (Hong Kong Pride Parade),紫藤亦決定加入成為合作伙伴。

為了性工作者的尊嚴,為了性少眾的權利,讓我們驕傲地、手牽手、肩並肩,走在彩虹的路上,宣揚人人平等的喜訊。

文:紫藤 (性工作者關注團體)
 www.ziteng.org.hk
 ziteng@hk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