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稱:建立一個亞洲區流徒性工作者的有效支援網絡 (2001年)

內容:

近十年來,女性跨境做外勞的數字劇烈上升。 由於在世界各國開放給女性的工作機會非常有限,因此,這些女性外勞當中有相當大的一部份是跨境工作的性工作者。 同時,很多女性開始的時候是去外國作幫傭、工廠工人或是當“郵寄新娘”,但後來亦為各種原因而成為性工作者。 另外,亦有很多女性在本國時已是性工作者,而她們亦想去國外尋找工作機會。 跨境工作幫助這些女性賺取了更多的收入,並且讓她們免在本國受到社會歧視。 由於社會上賦予性工作的污名,因此,無論她們是為了何種原因而離鄉別井,這些跨境工作的性工作者始終是一個邊緣社群,在各地受到各種在性別、種族及職業上的歧視。

在大部份亞洲國家,身為性工作者並不犯法,可是性工作並不被視為工作。 同時,若想為到外地做性工作而申請工作簽證,可說難比登天。 因此,大部分外勞的性工作者雖持有有效的旅遊簽證,卻無法在該外國從事任何工作,於是她們都被迫從事地下性工作,又或是不斷流徙至不同地區工作。 這種法律上的模糊性、流動性及對性工作視而不見的情況,容許了第三者及當地政策嚴重剝削性工作者的情況。 性工作者的非法身份將她們置於一種非常脆弱的位置,嚴重缺乏為自己爭取任何方面權益的資源。

在二千年之初,紫藤在珠海所舉辦的會議中已提出,在外勞的輸出國和輸入國之間要建立一個互相支援及互通資訊的網絡。 2001年的六月份,紫藤又舉辦了另一次會議,讓性工作者(本地的及外來的)和其他基層的組織者聚首一堂,去分享他們在不同國家作為性工作者及為性工作者服務的經驗。 這個會議為亞太區及歐洲的性工作者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他們交流對性工作者的生活、社會文化的歧視,以及不友善的國家政策等的意見。 同時,大家亦分享了在不同國家內,外勞的性工作者所面對的主要問題。 在會議的第一部份(首兩日),各亞洲區代表已經為大會畫出了性工作者們遷徙工作的路線,以及討論了法例政策上對性工作者及性工業的歧視,如何把性工作者們推入一個雙重邊緣化的位置(既是外國人又是性工作者)。 在會議的第二部份,來自澳洲和歐洲的與會者又分享了一些爭取權益的成功經驗,講述性工作者爭取社會認受、保護及政策上明顯的改變的情況。 他們改變政策及文化的經驗,為亞洲區性工作者的爭取提供了一些另類的模式。 以上便是這次會議的過程和主要的議題。

是次會議的與會者亦發表了很多地區報告及研究報告,討論了在不同國家的脈絡之下性工作者的工作狀況。 所有的報告都清楚顯示出,性工作者和基層的組織者都非常關心性工作者流徙至外地工作的趨勢及其流動性。 這清楚顯示出,亞洲區需要一個,由性工作者自發的組織或直接與性工作者一起工作的團體建立起來的互相支援網絡。 建立這個跨境網絡的第一步工作,就是出版一份為流徙性工作者而設的手冊,裡面載有各與會國家代表國內有關性工作的資料。 對於大部份關注性工作者的團體來說,建立這個網絡絕對是一個富挑戰性及充滿互動的過程。 同時,這次會議中的各項報告亦為大家提供了大量有用的資訊及數字,讓大家更明白本地與外來性工作者的需要,以及為長遠發展性工作者充權這目標所要面對的種種困難。

價錢:$40

下載: 建立一個亞洲區流徒性工作者的有效支援網絡 (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