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1

今年12月17日是第七屆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每年各地的性工作者團體都會發起不同的活動,紀念遇害及被暴力對待的性工作者,希望引起社會對性工作者安全的關注,令性工作者的人權受到尊重及保護。

部門縱容暴力
由於社會的歧視及法律的不公平,令性工作者要經常面對種種精神及肉體上的暴力。除了個別人士向性工作者施展暴力外,性工作者亦要面對「結構性的暴力」,即是制度上的掣肘及部門之間的官官相衛。僵化的制度及部門官僚的作風,不單令性工作者要苦忍執法部門的侵權,亦失去作出投訴、為自己討回公道的機會。當中的「佼佼者」當數警察投訴課及監警會。

過去一年,紫藤接到多名性工作者的投訴,她們有些無故被警察毆打、口頭侮辱;有些則被以權謀私的警員佔便宜、「免費嫖」;她們滿腔不甘,想為自己討回一口氣,遂鼓足勇氣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但這天才剛提出投訴,翌日便收到自稱「投訴課」警員的來電,查問她是否要投訴,該名警員又再三「提示」,若查明她的投訴不屬實,她會被控「誣告警員」,在警員多番的「溫馨提示」下,性工作者最終只有放棄投訴,大嘆「倒楣」,從此不再信任警方的投訴制度。無有效證件來港工作的國內性工作者情況更是不公,她/他們因早早被送進監牢或遣返國內,令投訴更加困難。

警方調查得個桔
警方曾多次在立法會回應本地關注警察濫權的團體時,呼籲當事人向投訴課作出投訴,但可笑的是,當性工作者或當事人到警察投訴課時,負責的警員卻千方百計勸阻她/他作出投訴。警方一方面要人投訴,一方面又阻止人投訴;「自己人查自己人」,除了有效保障被投訴警員的利益,亦有效地「消滅」了不少的投訴,讓投訴石沉大海。這樣一個投訴機制無疑是助長警方對性工作者的暴力,投訴機制形同虛設。故此只有設立獨立的投訴機制,才能改善投訴課的根本問題。

監警會象徵大於實際
新上任的監警會主席曾數次在報章上承諾,他會主動調查有關警察的投訴,又表示會多與投訴人包括一些人權團體、性工作者關注團體等聯繫;為回應他的「邀請」,我們與其他本地關注性工作者團體一同向監警會主席發信,嘗試和他落實雙方第一次見面的日期和時間。但在落實見面時間及人數上,監警會的代表卻三番四次改期,一時推說主席忙於工作,一時又指會面的人數多於預期的十人,他們要花時間尋找可容納多於十人的會議室。我們驚嘆監警會原來如斯資源匱乏之餘,亦親眼看到他們的代表怎樣歧視性工作者,想盡一切方法拖延與性工作者關注團體的會面,把他們主席的公開承諾拋諸腦後。

警察踐踏人權,帶頭歧視外勞性工作者
警方連同區議會及傳媒「合辦」的「掃黃導賞團」, 公然讓傳媒把被捕外勞性工作者的樣貌攝入鏡頭,與內地公安的手法一致。警員肆意容許傳媒侵犯他人私隱,用鏡頭羞辱性工作者,對她們施以「合法暴力」,實在可恥;警方及區議會一直互相推卸責任,遲遲不作出合理解釋及向受害人道歉,加深對她們的傷害;是次行動與內地公安手法同出一轍,顯示了香港警方向「大陸公安化」進發,誓要達到內地的執法「水平」。

事實上,香港警方踐踏外勞性工作者人權的習慣「由來已久」,由幾年前的「鐵籠困姐仔」事件,到今次「掃黃導賞團」,還有這十多年來數之不盡的侵權事件,包括無理拘捕、砌生豬肉、毆打、強迫認罪、粗言侮辱……從這一切事件我們可以知道,在警方眼中,反正從中國大陸來的,就可以被任意魚肉;因為你從事性工作這個職業,你就「應該」被侮辱,別人都可以隨意踐踏和無視你的人權!

我們希望警方不要再羞辱香港社會,不要挑戰香港市民對於基本人權還有保護個人私隱的要求!

我們在此要求警方及相關部門作出以下承諾:

  1. 取消「自己人查自己人」的調查制度,設立名正言順、有實際調查權、包含不同界別人士在內的獨立監察警察機制。
  2. 為前線警務人員提供有關人權教育及性別意識的培訓,公平對待性工作者及普通市民。
  3. 公正查明涉濫權、侵犯他人私隱的警務人員,嚴懲違規人士。

紫藤、午夜藍

2009年12月17日

1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 – 起源於美國姦殺超過48名性工作者的綠河殺手Gary Ridgway於當日被判刑。為了終止對性工作者的暴力,美國的性工作者團體SWOP發起各地的性工作者在當日舉辦紀念活動,紀念受害的性工作者,對抗針對性工作者的暴力,令她/他們受法律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