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得慶回歸 警察陰招趕姐仔
回歸十年,姐姐仔對回歸的感覺是「慘慘慘」!!!

打擊性工作者
警方近日洗太平地打擊一樓一網站、業主,又到性工作者的工作地方進行問卷調查,威迫她們提供資料,性工作者擔心警方會藉此把她們趕絕殺絕。雖然警方強調其行動只為打擊集團,但現時大部份的性工作者都是自僱人士,警方近日打擊網站、業主、地產及其他與一樓一工作有關人士的行動只是在打壓性工作者本身。香港一樓一並非違法,而警方亦經常強調與性工作者相關的法例(例如依靠妓女為生)背後目的是為了保護性工作者免受剝削;但警方現時拘控網站、業主等,卻令性工作者無法經營,最終的事實是性工作者被趕絕,無以為生,是最大受害者。

網站、業主及地產與性工作者其實純屬商業關係,在各方自願下,根本不存在任何性工作者被控制及剝削的情況。相反,現時警方的行動只會令性工作地下化,迫使性工作者失去自主,需要依靠其他人方能繼續營生,令部份人士有機會能操控市場,增加性工作者被剝削的機會。

性工作者自食其力
現時大部份的性工作者都是單親、新移民、或丈夫失業的婦女,她們都希望能自食其力照顧自己與家人,不希望依靠政府。而性工作者本身亦為社會作出貢獻,她們不但能為單身、傷殘、性功能障礙等人士解決性需要,同時她們以自力謀生,間接抒緩政府的社會福利壓力及失業問題,政府可以把資源留給更有需要的人士。可是現時警方的行動卻對她們造成嚴重的打擊,令她們無以為生。

警察上門做問卷,迫性工作者簽名
自6月中,警方在全港一樓一進行大規模的問卷調查,查問的資料包括:性工作者的電話號碼、經營方式、業主資料、網站廣告資料,部份警員更要求她們提供個人住址或其他私人資料。至今我們已收到282宗性工作者的投訴,指警察在問卷調查當中威迫、恐嚇及哄騙她們回答有關問題,又強要她們簽名。2005年時,警方就曾為類似的問卷調查行動回覆劉慧卿議員,聲明提供的所有問卷資料純屬自願性質;可是,當性工作者拒絕提供資料及簽名時,警員不但態度惡劣,更以恐嚇的手法例如:拒絕離去、日日到來巡查、恐嚇姐姐仔「阻差辦公」、以至入屋搗亂迫使姐姐仔回答問卷和簽名。大部份性工作者都在不自願及威嚇下提供資料及簽名,而沒有簽名的性工作者亦終日擔心受到警方報復。警方的行動漠視性工作者的人權和私隱,嚴重侵犯她們的權利。而我們亦不可能再相信警察投訴課向他們作出投訴,因為過去多個案件均顯示,警察投訴課只會拖延調查,及阻礙姐仔投訴。

政府經常強調要善用資源,但警方反而濫用法例、浪費大量警力和資源去打擊性工作者,不但增加社會負擔,亦令性工作者更易被剝削。政府實在應把資源投入發展改善香港民生,而非打擊一些自食其力的邊緣社群。在回歸十年的時刻,性工作者卻要為生活徬徨擔憂,絲毫感受不到回歸的慶祝氣氛!!!

我們現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警方尊重性工作者,立即停止濫權及所有趕絕一樓一性工作者的行動,希望大家支持。

以下是我們的要求:

  1. 警方停止打壓性工作者的行動
  2. 警方停止強迫性工作者提供資料及簽名
  3. 警方停止濫用法例、浪費大量警力和資源打擊性工作者。政府應善用資源,把資源投入發展改善香港民生,而非打擊一些自食其力的邊緣社群
  4. 性工作非刑事化,消除有關性工作的法例,令性工作者活得更自在

言語恐嚇例子:
「你唔合作即係阻差辦公啫!」
「你唔簽我哋日日都來囉!」
「你唔答?你知唔知我哋有權拉人架!」
「你無上網?我哋喺個網睇到你有登,唔到你唔認!」
「差人做嘢,唔好問咁多,阿Sir 叫你做乜就做乜!」
「唔簽都得,你唔怕再上來麻煩你咪得囉!」

聯絡:林依玲 ziteng@hkstar.com/23327182
   紫藤(性工作者關注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