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及外勞支援網絡提交聯合國外勞人權監察委員會聯合報告

背景
在香港,提供性服務並不違法。但是,持外國旅行證件或護照來港參與任何涉及金錢的活動(包括性工作),亦屬違法。儘管現時有法律的管制,香港仍有超過50,000名外勞性工作者。她們分別來自不同的國家,大部分是來自中國大陸,其餘包括南美洲、泰國、菲律賓、蒙古、俄羅斯。

基於外勞性工作者的非法身份,以及欠缺基本人權及法律的知識,以致令她們常會被執法者冒犯,例如隨意拘捕她們、毆打被拘留的外勞性工作者、剝光豬搜身、甚至在警署強逼她們承認沒有犯下的罪行。

很多外勞性工作者都曾被客人或犯人以暴力對待,但因警方以針對她們的非法身份為先,多於以保護或「受害人」的角度支援她們,以致她們大部分亦不願意向警方報案。

香港特區政府除了未能保障外勞性工作者的基本人權,甚至會以「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縱容公務員濫用他們的權力。

我們強烈要求特別監察員關注以下事件︰

  1. 無理拘捕及羈留中國大陸的外勞性工作者
    很多持中國大陸護照的女性經常會被警員在街上截查,不少人甚至在毫無犯罪證據下被即場拘捕。跟據我們所接觸的個案,接近五成被拘捕的外勞性工作者在被捕的時候是沒有犯下任何罪行的,例如有些人只是在用膳、購物、買電話咭或匯款。

    甚至曾有警員拘捕了兩位正在廟宇參拜的女士懷疑涉及賣淫,但其實她們是內地湖南官員的妻子。

    另外,臥底警員常常利用「唆使他人作不道德行為」檢控外勞性工作者。事實上,八成在臥底警員的行動中被以上拘罪檢控的女孩子都表示,是臥底警員主動向她們查詢性服務的。

    而超過九成被拘捕的女孩子亦告訴我們警員並沒有向她們解釋被捕的原因,更全部被拒絕保釋,或是被強逼簽署「自願遣返書」或「認罪書」。只要簽署了「自願遣返書」就不用經審訊而立即被遣返中國大陸。

  2. 暴力及不人道對待外勞性工作者
    為了使外勞姐仔更快認罪,警方亦會在拘捕及羈留她們時使用暴力︰
    1. 一位外勞性工作者在便利商店前被扣上手銬並按在地上,以致手部流血。
    2. 有小姐雙手被手銬反鎖,警員更將其上衣撕破,並以膠紙封口。
    3. 一位外勞姐仔因胃痛捲曲倒在地上求助,但一名女警以腳踩在姐仔尾趾直至出血,更對該姐仔說︰「你唔好做戲﹗」。
    4. 五名外勞性工作者因拒絕簽署認罪書,更被鎖於黑房內,並被警察摳打。(她們被拳打腳踢,頭髮被接扯及重擊她們的胃部)。

    其他暴力還包括出言恐嚇、猛力推撞、毆打及掌摑外勞性工作者。

  3. 警方掐造證據,誣告外勞性工作者
    超過五成被捕的外勞性工作者表示都曾被逼簽署警方已寫好的認罪書。外勞性工作者通常對香港的法律不太認識,而警察就經常利用這一點來欺騙她們,例如對她們說︰「不要擔心,簽了它明天就可以走了。」一個外勞性工作者就曾經被警察威脅,說如果不願意簽署認罪書就會打她在香港的男朋友。

    以我們所知起碼有六名性工作者曾要求看認罪書的內容,但都被拒絕。警方從不向她們解釋簽署認署的原因及後果。大部分被捕的姐仔都是在簽署認罪書後才得知自己承認了罪該罪行。

  4. 剝光豬搜身
    跟據警方2008年的搜身指引,所有被拘留人士都有權知道被搜身的原因及範圍,並且能收到一份羈留搜查表格的副本。

    但在2009年期間,我們接觸到的被捕外勞姐仔內,有九成是不知道自己被搜身的原因以及級數。她們大部分都是因為過期居留而被捕的,但仍然被要求脫去內褲搜身(其中兩個在二十四小時內被搜身超過八次、一個在一晚內被搜身三次)。有些女孩子要求警員解釋被搜身的原因,但該名警員卻只拋下一句說話︰「所有人都要被搜。」當中沒有一個人收到份羈留搜查表。

  5. 剝削被拘留人士權利
    超過九成被拘留的外勞姐仔都曾被拒絕打任何電話,甚至聯絡律師。她們唯有簽下認罪書及羈留書才能被允許聯絡律師。假如被捕的姐仔堅持拒絕簽署認罪書,她們就會沒有食物、沒有水、不能去廁所、甚至會被粗言穢言侮辱、毆打。

    很多外勞性工作者聽不懂廣東話,不能閱讀繁體中文字,但警方完全沒有安排任何翻譯人員給她們。她們根本沒有辦法理解文件內的內容,甚至絲毫沒有察覺所簽的是認罪書。

    於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超過八十名婦女被拘留並囚禁於一個位於警署停車場,只有二百平方米又窄又小的鐵寵內。所有被捕的女孩子都來自中國大陸,她們涉嫌在香港非法賣淫。

    事實上,這國鐵寵是位於一個露天停車場,再加上沒有任何基本設施,包括廁所或休息的方,被捕人仕必須站著或坐在地上。她們必須忍受酷熱天氣以及在旁大樓的冷氣機發出的熱力超過十二個小時,任何人亦能輕易地看到她們,甚至對她們拍照,這樣絕對嚴重地侵犯了被拘留者的私隱。

  6. 警察及區議會做騷表演拉姐仔
    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警方聯同區議會議員舉行了一次觀光團,帶同記者到拘捕現場「參觀」。在場記者更對四名被捕外勞姐仔拍照。

    這正正顯示出政府高層對外勞性工作者的嚴重歧視,並且完全不尊重她們的基本人權和尊嚴。直至現在,警方及區議會議員亦沒有對公眾作出任何解釋或對受害者作出道歉。

  7. 未能保障外勞性工作者的人生安全
    基於外勞性工作者的非法身份,她們常常會成為罪案或暴力中最大的受害人。她們因為害怕被遣返而不敢報案,往往會啞忍各種暴力而不敢報警。有些客人或犯人會因為她們的弱點,而對這些外勞姐仔作出不同程度的暴力行為,例如拒絕付款、拒絕用安全套、強姦、冒充警員打劫、甚至殺害她們。

    縱使外勞性工作者願意報警尋求協助,警方亦會針對她們的非法身份而不向她們提供適當援助,更加不會當她們是案件中的受害人。這樣的態度令到外勞性工作者不敢向警方尋求協助,往往只能默默地接受。另外,警方這種處理手法亦間接地鼓勵罪犯們對外勞姐仔下手,連八十歲的老伯亦不怕坐牢而打劫她們。

以下是我們的訴求:

  1. 警方不要捏造證據,停止所有無理據的拘捕、誣告和遣送行動。
  2. 尊重人權,警方停止濫用權力,及以任何暴力及不人道手法對待外勞性工作者及內地人士。
  3. 更改現時的搜身指引。
  4. 尊重所有被羈留人士的權利、私隱及尊嚴。
  5. 要求警方停止剝削外勞性工作者作為罪案受害人應有的待遇。為她們提供最大的支援及保護,拘捕傷害她們的犯人。
  6. 香港政府需設立獨立的投訴警員機制。
  7. 加強前線警務人員的人權意識培訓,公平對待外勞性工作者,使她們與本地居民有同樣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