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性工作者人權,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

12月17日是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

今年是第三屆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每年各地的性工作者團體都有不同的紀念活動,紀念被暴力對待及殺害的性工作者,要求尊重性工作者的人權。今年適逢是世貿會議進行,各地的性工作者團體(包括: 香港、中國、台灣、日本、泰國及柬埔寨),一同在今天舉行遊行及展覽,讓社會了解性工作者的情況,消除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全球化令農民及工人面對失業、工資下降的問題,加入性工作行業的人數不斷上升,當中更不少成為外勞,在惡劣的環境工作。現時估計全球有超過2千萬性工作者從事性服務行業,但由於性工作者一直以來都不被社會認同,令性工作者的工作環境非常惡劣,面對種種暴力亦不受保障。無論是男或女性工作者每天都要面對各種暴力威脅,性工作者的人權被嚴重侵害。每年全球有數以千計的性工作者被殺害,被強姦及毆打的人數更多不勝數 例如: 每年有超過500名性工作者在內地被殺害; 受訪的1000名柬埔寨性工作者有超過97%的性工作者曾被強姦,美國姦殺了超過60名性工作者的綠河殺手,更在法庭上聲言”就算傷害性工作者,亦不需要付上任何責任”。由於她們的身份,法律及執法者不但沒有保障他/她們的安全,反而往往成為迫害他/她們的工具。社會上的歧視亦是對性工作者的另一種暴力,令他/她們被社會邊緣化、孤立及不受保障。


以下是性工作者面對的暴力威脅:

  1. 客人暴力(包括侮辱、搶劫、黑社會騷擾及姦殺等)。

  2. 性工作並沒違法、但法律上滿佈陷阱,令性工作者經常被打壓。

  3. 警務人員濫用職權,作出無理拘控。(包括: 免費嫖、除衫搜身、被毆打、迫簽口供、禁止打電話等)

  4. 社會上的歧視,令性工作者經常被辱罵、侵擾,亦不獲任何勞工或社會保障。


2004至05年9月性工作者對警察濫權的投訴統計數字(香港) 共220宗

免費嫖

48宗

被捕後被侵權

110宗

打飛機 (手淫)

32

禁止打電話

28

性交(口交、陰道交等)

16

除衫搜身 (脫光所有衣服)

25

查牌濫權

62宗

被拒絕擔保

3

趕客

16

迫簽口供

31

粗言侮辱

13

插贓架禍

10

迫遷

17

恐嚇不要見律師

5

迫取租約

11

不准換衫

5

強迫拍照

4

不准吃喝

3

被偷竊

1



我們現作以下呼籲:

  1. 停止一切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2. 消除社會對性工作者的歧視

  3. 把性工作非刑事化

  4. 肯定性工作是工作,尊重性工作者的基本人權



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背景:

這日子的起源是於美國姦殺超過48名性工作者的綠河殺手Gary Ridgway於當日被判刑。為了終止對性工作者的暴力,美國的性工作者團體SWOP發起各地的性工作者在當日舉辦紀念活動,紀念受害的性工作者,對抗針對性工作者的暴力,令她/他們受法律的保障。

每年有無數的性工作者被殺害及暴力對待,由於性工作者被邊緣化及被污名化,她們受害的事件大部份都不了了之,而性工作者亦因此而啞忍。因此各地的性工作者團體都在當日有不同的紀念活動,紀念被暴力對待及殺害的性工作者,要求尊重性工作者的人權。引起社會了解性工作者的情況,消除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一直以來各地的性工作者團體(紫藤、SWEETY(日本)、日日春(台灣)、WAC(柬埔寨)、WNU(柬埔寨)、ANSWP(亞太性工作者網絡)、NSWP (國際性工作者網絡)及印度其他團體,都不斷爭取性工作者的權益。


今年參與紀念活動的國家:

美國紐約、三藩市、英國曼徹斯特、加拿大蒙特利爾、溫哥華、魁北克、南非 ……………….

呼籲:


請簽名及發電郵到保安局sbenq@sb.gov.hk,支持性工作者。




聯署團體

紫藤、SWEETY(日本)、日日春(台灣)、WAC(柬埔寨)、WN(柬埔寨)、ANSWP(亞太性工作者網絡)、NSWP (國際性工作者網絡)



聯絡人:

紫藤: (性工作者關注團體)

電話: 23327182

e-mail: ziteng@hkstar.com

website: www.ziteng.org.hk

我們相信每一個人,不論她/他的職業、階級、宗教、性向、性別,都應享有基本人權。在法律及其他制度前受到公平的待遇,不被暴力侵犯及壓迫。



以下是化名的真實個案

法律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雖然性工作並沒違法,但有關性工作的多條刑事條例,卻令性工作難以生存及被打壓。

1. 美蓮在街上行,一名警員向她提出性服務,其後更被警員拘捕及誣告她引人作不道德行為。最後法官因她是性工作者而不信她的說話判她有罪。

2. 文文在一樓一工作,她因在門外掛上”歡迎光臨”而被控宣傳賣淫禁誌。


警察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1.李婉儀為一名警察提供性服務(口交),但警員沒有支付協議的$3000費用,只支付$500。阿儀不但被毆打,一名女警把她作為証物的安全套丟掉。阿儀被控恐嚇、勒索及襲警,最後她因不憤而自殺身亡。


2.警察要求阿明(男性性工作者)提供性服務,由於警察指引容許”有限度身體接觸”,所以警察在享用手淫服務後才把他拘捕。


社會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靜宜在按摩中心工作,其他員工在公司倒閉後都獲得賠償。她與其他按摩技師卻不被當作員工、未能獲得任何賠償。此外她亦經常遇到鄰居的騷擾,包括: 辱罵、破壞她的物品,甚至糞便淋在門上等。



客人對性工作者的暴力

個案一

小蓮從內地來港,由於她是性工作者,所以常遇到客人各種暴力,例如:霸皇餐、打劫及強姦,甚至80歲的阿伯亦毆打她,最後更被殺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