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勞姐仔也是人,請尊重外勞人權工作權

今年勞動節,紫藤與10個海外團體一同參與五一遊行,要求社會關注性工作者的工作權。由於社會不認同性工作者是工作,令性工作者未能享受任何的勞工保障。而外勞性工作者,更往往被邊緣化,經常面對各種暴力、壓迫而得不到任何支援。外勞性工作者所面對的問題是我們一直所關注的,因此,我們在4月30日至5月2日舉行了有關外勞性工作者現況的國際會議,泰國、荷蘭、英國、台灣、日本、加拿大、澳洲、及中國的代表齊集香港,就外勞性工作者的處境及服務作出分享交流。

在香港,因為是性工作者以及在港身份的問題,內地性工作者更是受到雙重的歧視,使她/他承受不同程度的污名。她們被認為是散播性病傳染病的「主兇」。街頭性工作者更被認為破壞社區的秩序。而一些政客更利用掃蕩外勞性工作者作為贏取選票的籌碼,製造了更大的空間予警察濫權行為。可是,社會人士並沒有正視外勞性工作者面對的問題,使他們處於更邊緣的處境,基本人權受到侵犯,生命安全也受到威脅。

過去一年,透過落區及探監,我們接觸到超過600位外勞性工作者,她們都來自國內一些較為貧窮的地區,當中超過(95%)都是25歲以上,當中超過6成的婦女是已婚或是單親。學歷不高,只有小學至初中程度,有些甚至是文盲。超過一半(53%)在家鄉是當家庭主婦,其他的婦女在自己家鄉或是在深圳或廣州等地從事工廠工人、售貨員或是侍應等工作。

貧窮是內地婦女來港從事性工作的主要原因。因為內地貧富懸殊的問題非常嚴重,貧窮者如農民家庭全年的家庭收入只是千多元人民幣;工廠工人、售貨員或是侍應每月收入都不超過1000元人民幣,根本不足以應付越來越高的生活開支如:子女學費、租金、醫療費用等,收入根本加上內地的社會福利制度並不完善,貧窮者不可能得到支援。這些學歷不高又缺乏謀生技能的婦女,只有用自己的身體去賺錢養家。她們沒有偷也沒有搶,只是想靠自己改善家庭的生活,希望下一代可以擺脫貧窮的處境。

因為身份問題,內地來港的性工作者,除了要適應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她們在港遇到不同的問題。她們不但收費低,而且不可以堅持使用安全套,使她們成為性病愛滋病的受害者。不合法工作的身份會使她們成為罪案的受害者,打劫、強姦、暴力。有一些客人知道她們不敢報警,會不付錢,外勞性工作如有反抗,便會遭到暴力的對待。去年有多位外勞性工作者被殺。此外,外勞性工作者還面對更嚴重警察濫權問題,例如,被警員用手機影相、暴力對待、迫簽假口供、在警署內被迫多次除衫搜身等.。司法制度亦是對外勞性工作者不公平,如內地人士一旦被捕都要被拘留而且不會獲得保釋外出。如果她們認罪,她們會被判入獄2個月;若她們不認罪需要上庭再審,她們要在獄中等待至少3個月,這其實也是一種懲罸。雖然,外勞性工作者在香港工作賺錢是犯法,但她們也是有一定的基本人權,也應該受到尊重及公平的對待。

我們所有參加者共同要求:

  1. 尊重外勞性工者
  2. 停止使用安全套作為控告性工作者的證據

各國代表的要求:

  1. 荷蘭:外勞性工作者權利也是勞工的權利。
  2. 泰國:警察,請尊重我們的工作
  3. 日本:外勞性工作者毫無疑問是勞工,保障外勞性工作者安全工作的權利。
  4. 澳洲:請關心外勞性工作者
  5. 英國:我們相信每一位在性行業的婦女都應該可以得到性健康的服務、心理及社會服務以及可以得到實際的幫助及支援。

紫藤的要求:

  1. 尊重外勞性工作者的流徙權
  2. 警察停止無理拘捕行為以及一初對外勞性工作者的不合理的對待
  3. 改善現時司法制度,使外地人士可以得到公平的審訊。
  4. 性工作非刑事化,撤除有關性工作的刑事條例,將性工作視為一般的行業看待。
  5. 重新提供足夠的服務(如:社會衛生科健康服務)予過境人士

聯絡:紫藤職員 鍾詩韻   電話:23327182
電郵:ziteng@hkstar.com 網址:www.ziteng.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