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對連環姐仔被殺案以至整體香港性工作法例/制度的立場

由第一位性工作者遇害開始,至我們陸續發現有其他受害者,事件的焦點由性工作者被殺,慢慢發展成政府和社會人士應該怎樣幫助性工作者面對危險,再進一步演變成牽涉法例和政策改革的討論。在以上的討論和言論中,紫藤並沒有一一參與,有些更是我們從來沒有參與,只是媒體或個別人士、團體斷章取義得來;在這段時期,我們的焦點只有一個:就是儘快讓性工作者消除疑慮,能夠安全安心地繼續工作。我們腦海裡只想到性工作者的安危和生計,這個亦是在這段時期我們認為必要優先考慮的東西,我們根本就沒有空去參與以上的討論。

隨著第一名兇手被捕,同時從報章上得知,警方已掌握了重要線索追尋另一名涉案疑犯,我們倒想乘著這次機會,好好向外界澄清和表明我們對連日來的討論的完整看法。

「一樓二鳳」/「一樓多鳳」/性工作者請保鏢?
紫藤數日前呼籲各界聯署支持的「姐姐仔會」聲明上,姐仔提出要求「政府改善現行法例,讓第三者或姊妹可以和我們共同工作,以便互相照應」,而紫藤亦在三月十七日的聲明中,提出「容許性工作者和客人以外的第三者共同在一單位內做事或工作」;有媒體就此以為紫藤贊成「一樓二鳳」/「一樓多鳳」,或是請保鏢,但我們提出這個其實只針對這次事件:因法例所限,姐仔只能單獨工作,終招致今次殺身之禍,若單位內有多於一人,姐仔就可以互相照應,或許可以避免悲劇發生。

紫藤由始至終認為,只有性工作者本身才能擬訂出最適合性工作者的法例/政策,所以我們才不停鼓勵性工作者站出來,為自己發聲,不論是與記者做訪問、上街遊行、與立法會議員見面等,我們都會和姐姐仔同行,沒有姐仔參與,我們寧願把訪問推倒、不上街、暫停與議員會面,因為姐仔才是討論這一切的主角,紫藤只是擔當支援她們的角色。而為了推動性工作者為自己爭取權益,我們竭力做好和姐仔的聯繫,讓她們明白自己身處哪個位置、有什麼權利等;事實亦證明,我們所做是行之有效的,否則我們不會發現性工作者遇害;不會有姐仔主動告訴我們姊妹出事;不會在事情發生後短短數小時內接到百多個求助電話,部份姐仔甚至抱怨,我們一直存在的24小時熱線遲遲不能接通。

無論是「一樓二鳳/一樓多鳳」又好,請保鏢又好,只是云云保障姐仔安全做法中的一小部份,絕不是唯一可行的做法,更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我們亦從沒有這樣提倡。社會一天仍然歧視性工作者,不當性工作是工作,甚麼樣的做法也是空談,只會惹來社會的嚴厲批判,性工作者不得安寧。

做好和姐仔的聯繫、凡事優先考慮姐仔利益,是紫藤成立以來的信念,我們自問沒有做過傷害性工作者的事情,甚至奮力阻止這種情況出現。在現時社會對性工作者歧視態度未改善的情況下,我們不會隨便在傳媒上將姐仔暴露出來,以免對她們造成不必要的傷害。我們很遺憾的是,在這次的事件中(過往亦經常發生相類的情況),各種傳媒為了嘩眾取寵、謀取自己的利益,紛紛到性工作者工作的場所拍攝她們,在各種媒體上發佈出來,令性工作者在擔驚受怕下再次被侵犯,擔心身份暴露、令家人承受不必要的壓力,受到很大的困擾。我們希望,大家能善待性工作者,不要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犧牲、侵害她們的利益;更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改善性工作者的生存環境,不會再有任何的性工作者受到無謂的傷害。

我們呼籲所有傳媒、團體及個別人士簽名支持這份聲明,承諾:
停止所有傷害性工作者的行為,尤其停止一切揭露姐仔身份和私隱的手段。

紫藤
2008年3月20日

(請把你的簽名支持回覆至紫藤ziteng@hkstar.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