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三期
紫藤於九月底舉辦了一個關於性工作者研究的座談會,約十人出席。首先紫藤的核心義工, 中大碩生嚴潔心向與會者,講述了她如何開始她的論文研究,並分享了她與「姐姐」交往的 心得,討論了婚姻制度與「姐姐」的關係等。

其後與會者更討論了學生、社工、組織者、研究員與「姐姐」的關係差 異,與及差異的原因。另外,一些參加者批評無論是學生、社工、組織 者、當他們和「姐姐」之間出現了研究和被研究的關係時,往往會忽略 了與「姐姐」之間,有主體與客體的權力關係的問題。

為了更完整的了解嚴潔心的研究內容,嚴潔心特別為紫藤寫了一個介 紹:
社會學的入門早已強調讀者別要毫不批判地接受所謂常識 (commonsense) ,事關常識許多時候都只是某些人持某些角度所建構出 來的,並不盡是事情的真貌。雖然要全盤的理出來事情的所謂真相亦是 不可能,但從社會學的角度而言先脫離人云亦云的常識層面,不視一切 既定「現實」為理所當然,具批判性看待事物,嘗試找出更清晰的圖像,還是很重要的。 是以當大部份論點都將性工作定義為罪行或越軌行為,將之描繪為自由﹑散亂﹑無秩序﹑不 需付出任何勞力的賺錢途徑時,我們大可以跳離這刻板的框框,探究性工作基本上同樣是一 種維生的方法或策略時,它與其它「正行」工作究竟有何相同相異之處。

從自己與多位在街上營生的性工作者訪問及交談發現,她們與從事各行各業的人一樣,於各 自獨特的工作環境及條件下工作,有一定的工作時間﹑模式及程序,付出相當的勞力和心思, 並不如一般描述的自由而不用付出。她們亦置身於工作場所的種種人際關係中(與顧客﹑同行 及賓館老闆等) ,當中存有合作也有競爭的關係,就如所有的服務一般,都要花時花力去處 理。此外,即使街上性工作的組織可能較其它形式的性工作不嚴謹,但它依然有一定的結構 和層級,而就工作上所面對的如公眾﹑警察﹑顧客的騷擾,職業健康等,她們都有一套既定 的對策,同行間亦會彼此交流,構成自己獨特的工作文化。

這樣的討論一方面旨在豐富「工作」的概念,另一方面也在於重新定義性工作,證明不是所 謂「正行」不一定就是不務正業,它依然可以被納入「工作」的分析架構下。此外,研究的 目的也在於回應女性主義的爭論,西方女性主義就工作的爭論往往纏繞於這究竟是男性對女 性的徹底壓迫和剝削,是延續男上女下的階級位置,是以要終止一切形式的性工作﹔還是這 事實上也是女性爭取經濟獨立的一種方法,而當中性工作者也有可能奪回性的主動權,顛覆 不平等的兩性關係,故應從立法予以保障的方向思考。然而,即使依從這一種形式的爭辯, 要在香港展開如此的討論,還必先要對香港性工作的脈絡﹑性工作者自己對工作的評價有一 定的了解,而這一切,實在必須要從與性工作者真實具體的接觸開始。


下載
  ▶  紫藤通訊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