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三十一期
立法會的保安事務委員會指「研究警方處理性工作者及搜查被羈留者事宜小組委員」已完成它的任務,成功促使警方修改羈留人士政策,尤其是脫光衣物搜身程序,委員會亦以要求警方每季提交警察向羈留人士脫光衣物搜身的人數,作為小組最後一次開會的結論。對我們來說,解散這個小組絕不是一個好的決定。

自「研究警方處理性工作者及搜查被羈留者事宜小組委員」成立以來,一直跟進有關性工作者及被羈留者被警方侵權事宜。透過立法會議員的關注,加強了對警方監察之作用,令警方檢討及改善現時處理案件的手法,而我們亦可看到立法會監察下的一些改善,例如: 警方對性工作者被打劫,或受暴力對待等案件之態度有明顯改善,立法會議員的壓力甚至可以迫使冥頑不靈的警方讓步,開始考慮購買高科技儀器代替有高度侮辱性的脫光衣物搜身。

簡單來說,若有一部門或機制專責監察警方執法,向警方施壓,要求他們解釋警方的一些政策,就能減少警察對性工作者濫權的情況。事實上,警方在多個議題上其實仍未有任何大進展,例如對羈留人士權利的保障措施、警員對性工作者的侵權、脫光衣物搜身的監察(包括搜身設備、監察程序) 等,特別是有關引入高科技儀器取代脫光搜身一事上,警方竟指他們拒絕使用透視式搜身器的原因是為尊重被捕人士的私隱,又指市場上仍未找到可完全取代搜身程序的科技儀器,所以需要保留脫光衣服搜身程序。此外,去年亦揭發多宗警員違規個案,例如強姦市民、掐造証據誣告市民、毆打被捕人士等,這些都很需要立法會的跟進及監察,以改善有關情況。即使「研究警方處理性工作者及搜查被羈留者事宜小組委員」已解散,我們仍然希望有關方面終能成立一個獨立的機制,監察和調查對警察的投訴。


下載
  ▶  紫藤通訊第三十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