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三十九期
10月至12月,我們繼續收到不少按摩技師及外勞性工作者的投訴,67宗投訴中,其中50宗來自警察濫權對待技師和外勞性工作者,8 宗是與客人暴力有關的個案,但其餘的,都和她們工作場所的老闆有關,包括2宗涉及按摩院老闆毆打技師,4宗有關欠薪,另3 宗是老闆恐嚇技師。

來自警察的暴力/濫權
拘捕前先接受免費按摩服務4 宗
不停轉擔保14 宗
當街拍照侵犯私隱2 宗
非禮4 宗
哄騙簽口供2 宗
過份頻密「查牌」7 宗
脫光衣服搜身2 宗
口頭恐嚇及侮辱8 宗
無理拘控4 宗
來自客人/罪犯的暴力
偷竊1 宗
造謠打撃技師生意1 宗
冒警2 宗
拒絕付款3 宗
偷拍1 宗
來自老闆的暴力
毆打2 宗
欠薪4 宗
恐嚇3 宗

先別說警察、客人和罪犯給性工作者帶來的傷害,對部份性工作者例如按摩技師及外勞性工作者來說,老闆亦同樣可能會侵害她/他們的利益和安全。警察經常在媒體上說他們捉的並非性工作者本人,而是幕後的老闆或者主持人。按理,若按摩技師被老闆欠薪、恐嚇和毆打,警察應認真處理她/他們的求助,但現實上,無論技師是被老闆剝削,又或是被暴力對待,警察均對她/他們的求助視若無睹,部份警察甚至會反「恐嚇」求助人,指她/他們從事的是違法的工作,報警即是向警察承認自己犯法,著受害人打消報案念頭。

警察一方面表示,他們真正想捉拿的是背後剝削性工作者的老闆,但另一方面他們又間接令性工作者不敢追究老闆,放虎歸山。好多時我們都不禁懷疑:警察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撲滅罪行?


下載
  ▶  紫藤通訊第三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