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四十一期
過去三個月,圍繞著外勞性工作者的都是不好的消息:四月時,一名外勞性工作者在工作時遭客人扼頸致窒息昏迷,最後客人被捕但該名外勞性工作者最終不治身亡,她的家人曾來電向我們求助,但因遇害的性工作者本身屬非法留港工作,她的家人在申請賠償時亦遇上不少困難,甚至可能不獲分毫賠償;同月,另一名外勞性工作者被客人誣告偷錢,她被帶至警察局時仍堅持自己無罪,最後她不甘被冤枉憤然拾起地上的釘企圖吞釘自殺,雖然獲救但仍被拘控;在五月,又有外勞性工作者被休班警員拒絕繳付服務費,甚至遭穿上了制服的警員佔便宜,下班光顧她時借意不付服務費……

外勞性工作者遇上這些不公平的事,主要就是因為犯事的人看準她們本身在香港非法工作,遇事都只會啞忍不敢報警的特點,以為可以肆意欺負她們。事實上,此事上的最大問題,是警方堅持要當事人報案才正式處理案件和進行調查,然而,在外勞性工作者報案後,警方卻總是先拘留報案的性工作者,外勞性工作雖然是受害人,不但得不到合適的援助,反而被拘留,這種做法直接令外勞性工作者不願意向警察提供罪案資料;加上香港警方堅持要受害人報案,即使我們或其他人代外勞性工作者報案,警方都只會把資料分類成罪案情報,而不會就此展開正式調查,間接縱容犯事者逍遙法外,進一步傷害其他人。

如果外勞性工作者真的違反法例,警方又掌握充足的証據,我們對警方拘捕外勞性工作者的做法並無異議;可是,警方堅持需要當事人報案是否真的必要?若警方只是要確定報案資料真實可靠,由數名非當事人一同提供資料,指出發生罪案的詳情都不足夠嗎?非要當事人現身報案才可?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四十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