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四十二期
去年底,一名犯人以利刀割傷兩名外勞性工作者,其中一人的臉和大腿更留下深刻的疤痕。這名犯人近日終於被判罪名成立,入獄5年半,雖然辯方律師求情時指出被告有精神病記錄,但法官卻不為所動,認為被告的精神問題跟犯案沒關係,還因為被告曾多次犯搶劫及毒品案,對被告加刑半年。法官斥責被告居心不良,指女性很重視容顏,案件對受害人有很大影響,亦影響她的生計,他不會相信被告有悔意。

在另一宗法庭案件,一名在一樓一工作的性工作者被賊人打劫,賊人並強迫姐仔替自己口交,又猥褻侵犯她,賊人的辯護律師還竟敢說受害人是性工作者,所以不會受到很大創傷等充滿歧視的說話,幸好法官完全不接納辯方律師的鬼話,認為賊人的罪行嚴重傷害姐仔,重判他入獄八年半。

我們好高興這兩名法官能嚴懲傷害性工作者的犯人,向大眾傳遞性工作者都受法律保障的訊息。可是,公正的法官始終只有很少數,大部份法官都和警察差不多,對性工作者仍存有偏見。加上法例本身對性工作並不公平,性工作者往往很難受到應有的法律保障和尊重。

面對法律的不公平及警察濫權,我們好多時都會鼓勵性工作者挺身投訴,除了因為制度上有缺失,當事人的投訴才會獲正式接納和跟進,另一原因,就是她/他們能因此提升自信,不再害怕警察,同時會進一步認識自己的權利。

可惜的是,很多性工作者始終都害怕警察報復,又因生計問題,不能動輒花上好幾小時向調查人士一次又一次地重覆交代投訴的內容,最後被迫要放棄投訴,亦令違規警員逍遙法外,有問題的法律依舊在那裡。

眼看有太多性工作者及按摩技師向我們投訴但又卻未能作正式投訴,因此,我們早前就以投訴人的身份,就警員的多項違規接受性服務和疏忽職守,以及裁判法院法官的不公平審訊按摩技師,分別向投訴警察課及裁判法院總裁判官作出投訴,希望藉此讓有關方面留意他們屬下的警員及法官的問題,並認真處理和改善。不過,一如我們所料,投訴的結果就只有「無法証實」、「並無過錯」、及「指控與事實不符」等等。

無論是警察還是法庭,由自己人調查自己人,其調查過程及結果是不是真的獨立和公正本身已令人質疑,要真正令人放心信服,一個完全獨立的投訴機制絕對是必不可少。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四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