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四十六期
我們好多時會獲邀到學校及社區中心等分享我們的工作經驗及性工作者面對的不同情況,然後不少人都會說我們的工作很偉大、可以幫助性工作者云云。不過,我們深知自己的力量有限,我們有時甚至一點也幫不上忙。

就好像說近月遇上的兩個個案,當事人都是單親媽媽,要分別照顧7歲及15歲的女兒。可是,她們都同樣有官司在身。其中7歲孩子的媽媽堅持自己是被警察誣告,她亦多次被警察毆打,最後她被告罪名成立,但警察卻為她帶來極大的心理陰影,她因此患了精神病,遇上不快事就想打自己的女兒,我們知道後,立刻勸她去看醫生,幸好她也願意聽我們的話,現時,即使她情緒不好也不會再有想打女兒的念頭;另一名母親則因工作關係,少和女兒溝通,她和女兒的關係並不融洽,終於一天,她因女兒不聽話一時想不開自殺,雖然獲救,但記憶力大損,已不能再做這一行,但同時她又要上庭,在完全無法說好自己的證供的情況下,她輸掉了官司,被判入獄兩個月緩刑一年。

性工作者都有好多不同的身份,例如父母親、兒女、鄰居甲、業主立案法團委員,我們雖然可以為她/他們提供行業上的支援,我們雖然可以為她們提供行業上的支援。然而,一旦她們遇上工作以外的困難,特別是管教兒女等家事時,我們都會感到很茫然:到底我們可以給她/他們什麼支援呢﹖若她/他們對家人隱瞞自己的工作,那我們就更不好意思出聲了。面對這些個案,我們能做的就只有陪著她/他們一起面對,儘量為她/他們奔走,包括到不同的部門申請文件、填表。除此之外,很遺憾的,我們能做的都不多。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四十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