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四十七期
早前,法國政府正打算立法懲罰購買性服務的客人,初犯者會被罰款1500歐元,再犯最高可被判入獄6個月,而性工作者則會被安排轉工。當地有不少人都支持立法,認為可以有效打撃人口販賣,保障性工作者免受客人的欺壓。而一個國際組織之前又反對聯合國支持性工作者除罪化,理由是他們進行的賣淫合法化研究顯示,性工作和人口販賣兩者關係密不可分。然後,另一邊廂的香港,警方亦搗破一個以高壓方式令性工作者在其網站賣廣告的組織……

性工作者好多時會面對欺壓或者剝削,加害她/他們的人本身固然有罪,政府及相關機構針對這批壞分子並沒問題,但他們卻沒有再深入去想,為什麼性工作者會成為壊分子的目標?最大的原因,其實就是因為當權者限制了性工作者的自由,不願承認性工作是工作—結果,那些在自己國家無法工作的,唯有冒險,聽信各類所謂中介人,以為可以從另一渠道到其他國家工作,卻正正跌入人口販子的圈套;因為性工作者不能自由賣廣告,結果,一個能有效幫助她/他們推銷的網站出現,性工作者為了生計,寧願選擇長期付錢給網站。

政府及相關權力機關所做的,往往有很大影響力,制定者必須從多角度考慮政策會帶來的後果。否則,就像不少地區的性工作法例一樣,不但沒有改善性工作的工作環境,好多時出來甚至給性工作者製造更差的工作條件:在新法例下,法國的性工作者者面對客人時,議價能力將會大大下降;香港性工作者可能一時間失去賣廣告的渠道,收入受到影響,然後舊的網站以另一姿態重現,又或是有新的網站出現,性工作者繼續為了生計,任由網站以不同名目徵收費用,惡性循環持續下去。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四十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