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四十八期
早前有報道,指一名警員在某地區「放蛇」,期間,姐仔乘他洗澡不覺時,聯絡同黨想偷去警員的財物,警員發現後赤裸著身想制止,再有一名男同黨走入房間,警員和三人糾纏時受傷,涉偷竊的三男女亦趁機逃走,警員趕忙穿回褲子追上去,最後,其中一名男子在途人幫忙下被捉到。

「放蛇」行動本來就不是社評會特別關注的議題,但上面的行動,卻引來了部份專欄及電台的猜疑,認為該名警員當時並不是真的在執行任何「放蛇」行動。事實上,這個所謂的「放蛇」,亦跟過往我們所聽所知的「放蛇」行動有點不同:例如說,一直以來警方的「放蛇」行動並不會只由一名警員負責,附近必定埋伏了其他同僚以便支援,但這名警員由遇劫至追到樓下都只有他一人,協助他捉拿疑人的是途人而非同僚;據說當時警員的「放蛇行動」目的是要捉拿站街的姐仔,但以我們所知,只要姐仔在公眾場所談及服務的價錢,已有足夠証據控告姐仔「唆使他人作不道德行為」。可是,這名警員當時不但脫掉全身衣服,還進房洗澡了,難道「放蛇行動」目的臨時有變,需要透詔警員全身赤裸和洗澡才能搜集到足夠証據?

對我們來說,警員是在執行任務又好,是在下班後的私人時間內想跟姐仔做什麼都好,會令部份媒體注意此案的原因,就是因為警員的行為有不少解不通的地方,而且跟以往警方解釋的「放蛇行動」準則有別。說到底,若警方能清晰寫好那份「放蛇」指引,明文規定「放蛇」警員在哪類行動中,有什麼基本事項一定要做到、一定不能做,參與行動的警員能減少瓜田李下,避免惹來大眾猜疑。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四十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