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五十一期
11 月,兩名印尼婦女被一個英國銀行家殘殺,警方及本地傳媒都認定兩名受害者都是逾期留港工作的性工作者。這段期間,我們收到不少本地及海外傳媒的查詢,問及在港的南亞裔性工作者,特別是來自印尼的性工作者的工作狀況。

就我們所知,非華語性工作者就跟華語性工作者一樣,在香港的不同地區工作,她/他們的工作場所亦不一樣,她/他們會到不同的地區工作,所以很難說準她/他們都會在某個地區工作,或者從事某一種特定形式的性工作。她/他們有些在酒吧及會所工作,有些是站街或在一樓一工作,也有些是伴遊或是按摩技師。只是,她/他們可能並不如華語性工作者般能夠得到支援。對非華語性工作者而言,語言障礙和文化差別可能是令她/他們無法得到有關職業安全資訊及支援的兩個最大因素。事實上,社會亦對外勞性工作者議題不甚關心,只有當外勞性工作者遇上嚴重侵害甚至死亡威脅時,公眾才會稍為留意外勞性工作者的權益及安全。

我們一直認為,不論她/他們的種族和是否合法,性工作者本身都享有基本尊重和保護,即使外勞性工作者是犯了法,也不等於她/他們就要受到不人道對待或者被剝奪權利。要怎樣做才能進一步改變公眾對外勞性工作者不問不聞的態度,對一個像我們這樣的性工作者關注團體來說,絕對是一個重要課題。


下載
  ▶  紫藤通訊第五十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