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六十四期
今年2 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有議員提出了新法案方拘控就嚴重罪案例如性侵犯的性工作者,對他來說,「如果罪案受害人會因為害怕被捕我們就只會更糟糕。這法例是為了保護受害人及加強公眾安全性工作者受侵害,而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性工作者因報案被捕受進一步傷害。」

我們不禁讚賞提案的議員,他不但重視性工作者的人身安全,亦明白她/他們的報案資料對警方的重要。但在香港,性工作者即使遇上嚴重罪行,她/他們也鮮有主動報警,譬如在提供按摩的性工作者、按摩院工作的技師、外勞性工作者等,她/他們就經常成為罪犯及壞人的欺負對象,她/他們寧願忍受施暴者和罪犯的滋擾,或者只肯跟支援團體投訴,也不想向警察求助,因為她/他們害怕警方反會告她/他們;而實際上,性工作者報案後反被警察控告,由受害者變成被告的個案屢見不鮮。

雖然這法案還未落實,但若性工作者可以毫無顧慮地向警方提供相關罪行資料,相信警察定能更有效打擊罪案,警方與性工作者之間的互信也會增加,雙方關係正面改善。

以下是過去4 個月性工作者向紫藤投訴關於遭遇暴力的數字

來自員警的暴力/濫權
免費享受性服務9 宗
拘捕前先接受免費按摩服務9 宗
強行入屋35 宗
無理拘捕268 宗
口頭恐嚇及侮辱7 宗
非禮2 宗
妨礙司法公正2 宗
被強逼/哄騙簽口供紙認罪3 宗
剝奪基本權利2 宗
濫用職權1 宗


來自客人/罪犯的暴力
恐嚇2 宗
霸皇餐2 宗
偷拍65 宗
電話騷擾1 宗
打劫2 宗
除套3 宗


來自業主 / 老板暴力
騷擾1 宗
口頭恐嚇1 宗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六十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