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通訊第六十九期

早前,我們收到台灣一位同學的電郵,說她想進行有關香港性行業的研究,在整理文獻時,發現相關的研究不多,而且香港學者看來亦不熱衷研究性工作者,她想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原因導致香港性工作者的研究數量不多,尤其背後會不會是跟黑社會等犯罪團體有關等等。

的確,過去10年有關本土性工作者的研究數目並不多,以紫藤為例,想以性工作者為研究題目跟我們聯絡的不少都是海外的學者或者研究人員,本地學者反而並不常見。

在我們看來,本地研究數量不多的原因,大概就是因為本地研究人員認為性工作者議題沒有研究價值吧。對政府來說,性工作者不是重要議題,也不是「緊急」需要處理的課題,就是說可以擱在一旁不理,無論是什麼學術研究結論或建議,也不用着急回應。面對政府這種無動於衷的態度,除了支援性工作者的團體外,本地學者當然提不起勁進行跟性工作者有關的研究了。

民生無小事,難道在政府和學者眼中,性工作者議題都是不值一哂?還是對他們來說,性工作者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下載
  ▶  紫藤通訊第六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