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心聲

“叮噹,叮噹”門鐘響起,你穿著性感睡衣打開門,笑面迎人.浪子的眼睛已放在你豐滿的兩乳上.進到屋內,三兩句的寒暄令他放下了剛才在街上見到許許多多默生人時所載的面具.這是一個絕對的私人空間.在這個空間,浪子除了放下面具有外,也放下了許許多多的情緒.浪子開始寬衣.你所見到的浪子,除了肉體的赤裸外,還有情感上的赤條.因他知道在這裏他不會被拒絕.這個空間,性是理所當然的事,大家都是赤裸裸的去面對大家.浪子知道你是第一次見到他的,你和其他女子不一樣.在你那裏.浪子看到你對男性的柔情.

過住浪子只是著重性交,性行為的本身.就好像有被壓住的精力,不得不去渲泄出來.你亦都很大膽的引導浪子去刺激你敏感之處,為了答謝你對浪子的奉獻,他亦都出力去令你獲得歡愉.高潮後,那股從根處散發到四肢的那種帶有麻痺而有又涼快的感覺,令一切的煩擾就在那一刻隨著精液衝出了身體.真的,就算只是一剎那也好,在這種感覺下睡,是多麼的甜美.多謝你不怪浪子力不從心,不能以高潮回報.

浪子現已入世深了,怕了在歡場中那份想再深一步成為友誼的情懷,但又不得不承認來找你沒錯是為性交或高潮,但渴羨更甚的是想有你在這短短的三十分鐘內,來一起享受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通過性愛,從你眉眼出來的媚態,從你在被浪子進入時的那種忘我,透過腰際彷動的熱情,像在告訴浪子,”來吧,把你最強的現表出來,也把你最柔弱的也都表現出來,不用怕…..”

現在回想起,每一次浪漫的過後,記憶都非常的支離破碎,專業的性服務在”形式”上是沒有太大的差別.浪子往往會閉上眼來享受,故此視覺的記憶很模糊.反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開門見面時的一剎那,所互傳的眼神和你燦爛的笑容.在歡場已久的你,無論浪子怎樣高談闊論,怎樣花言巧語,怎樣默默無聲,你都看穿背後的寂寞,需要你的那種情懷.他和你都知道,信與不信,真與不真,再不重要,因為彼此不是交換資訊,而是去溝通,溝通人性本身深層言語沒法表達的東西.

你願意當上這個角色給浪子有機會去認識你的同時,浪子亦背負了很多社會加緒的批判來與你相遇.浪子在你身上能找到在這個商業社會漸漸失去的一種東西…..來自你,來自女性的柔情.過住男性實在不懂珍惜,浪子希望你會原諒,並想你知道男性正為著他們過往對你們的不尊重,過著自作自受男不男的生活.下次再到你的時候,請你教浪子怎樣去以男性的溫柔待你.

飛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