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請尊重性工作者!

2007年之初,鳳凰衛視《冷暖人生》訪問了數名在內地當「小姐」(性工作者)的女子,節目中的她們以真面目面對鏡頭,對着全球華人坦然講述自己當性工作者的故事;同一時期,該台的《魯豫有約》節目中,主持陳魯豫訪問了以紀錄片形式拍攝澳洲的中國性工作者的記者陳靜。在節目上,陳魯豫問及陳靜訪問性工作者的情形,但她卻以極盡侮辱性工作者的態度問陳靜:「去這種地方不怕染上什麼病嗎?」後還建議去這種地方應該穿上長褲長袖;而陳靜亦一唱一和地說自己給那個小姐穿的那件衣服事後馬上拿了去洗;她們的語氣態度正正表現了她們對受訪者的不尊重,讓大眾清楚知道她們從心底裏對性工作者的輕視。

媒體有着驚人的影響力,若在節目製作中加入尊重性工作者的訊息,本可減少大衆對性工作者的歧視與羞辱,大眾亦能更瞭解性工作者的生活。可是節目製作人自己都看不起性工作者,為了增加節目的收視,甚至把性工作者的真實面孔展現出來,不但漠視她們的私隱和安全,加速她們被警方拘捕的機會(性工作在內地屬違法);亦加深對她們的傷害,令她們本身和家人、朋友受盡旁人的歧視,影響她們和親人、朋友的關係。我們對這種製作節目手法深表忿怒和遺憾。

對於性工作的報道,媒體必須尊重事實和真相。真相在社會中常常是複雜、多個層面的,尤其有關性工作者的種種事情,更非三言兩語可以作結,譬如性工作與婦科病、性病、愛滋病、吸毒等的關係,便不是一套簡單可以解釋的道理,當中存在的謬誤,作為記者或傳媒工作者便有責任提出更正:性工作者因工作關係染上性病的機率比一般人高,但性工作者並不一定會染有性病,她們反而更小心保護自己;她們不是加害者,而是受害人;而日常生活接觸並不會傳染愛滋病,因此染上性病的機會亦不高。若記者或傳媒工作者本身對這些知識毫無概念,她/他們更應保持客觀中立,讓大衆自行為節目內容下判斷,這樣才能尊重事實的真相。

同時,媒體報道應該以人為本,尊重受訪者,尊重報道中涉及到的每一個人的和自決權。若媒體要報道某個人的私領域,必須要得到被訪者的同意,而且這種同意還必須是在她知情的情況下的自願。有時被訪者可能未有詳細考慮作出的決定的後果,作為隕責任的傳媒工作者,便有責任考慮這些,提示被訪者。

最重要的是,傳媒工作者要有社會公正的責任感。傳媒本身有着監察社會、反映社會的功能。若傳媒工作者都像陳魯豫和陳靜般,以侮辱態度說出「去這種地方怕不怕會得病、去這種地方應該穿長褲長袖、給那個小姐穿的那件衣服事後馬上拿了去洗」等說話,就正正向大眾傳達了性工作者不乾淨的錯誤訊息,間接鼓勵大眾遠離性工作者。

媒體把性工作者的經歷展現在觀衆的面前,本來能讓觀眾更多的瞭解她們,但《冷暖人生》和《魯豫有約》的台前幕後人員卻隨便的加入自己的觀點和看法,誤導大眾,為被訪的性工作者帶來極大的影響和傷害。

傳媒為性工作者提供了發聲的空間,但我們也強烈要求傳媒在報道性工作者之時,保持客觀中肯的立場。


紫藤 (關注性工作者團體)     北京婦女網絡及培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