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聲明

性工作者不是人?
今年是第11屆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過去一年,警方對性工作者及按摩技師的打壓可謂從沒鬆懈,例如差不多每星期都有按摩技師打給我們,投訴指警察每星期查牌四、五次,大大影響她們的生意;軍裝警員每次見到站街的性工作者,總會上前戲弄一番,脫下制服後都依然不肯鬆懈,死咬著姐仔不放;個別警員又會對性工作者上下其手,大肆非禮……



這些事實都強烈的告訴我們,部份警員根本不把性工作者當人看待,只是想利用性工作者樹威,向她/他們展示自己的權力,提醒性工作者自己有能力把她/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

警察不當性工作者是人個案例子:

當性工作者電郵/facebook,每小時查看一次

  • 有站街的姐仔每天開工,警察每天都會查看她的身份證,前一陣子不知為什麼,差不多每小時查一次身份證,姐仔差不住問警察:「你們不是剛剛查過嗎?為甚麼又查?每天都查七、八次,你們都認識我們了,為甚麼還要查這麼多次呢?」有警員聽姐仔說完後,即語帶恐嚇說:「你很囂張呢,我知道你的名字,我一定找人放你蛇。你小心一點才好!」。結果三天後,姐仔在放蛇行動被捕。

當性工作者棉被,放在路上晾曬

  • 姐仔被警察查身份證,姐仔說想站開一點免阻礙小販們開檔做生意,警察即很惡地說:「我要你站在那裡就站在那裡,不許出聲。」然後警員對姐仔說:「既然你喜歡站街,就站在馬路中心,不許動,讓所有人看看你。」當日太陽非常猛烈,而且又是中午時間,姐仔站在路中心不停地哭,兩旁擺賣的小販看見,就代姐仔向警察求情。警員卻反問小販是不是姐仔的老板或馬伕,恐嚇要拉他們。最後姐仔站了二十多分鐘,曬得滿臉通紅,眼睛亦哭腫起來。最後警員什麼也沒做,只悻悻然說:「今天可以了,以後不要這麼多說話,我們要你怎樣就怎樣。」

當性工作者過街老鼠,一見就罵

  • 姐仔被警察查牌,其間一名警員態度非常差。姐仔跟警察說自己有跟他們合作,而且她沒犯事,只是跟警察一樣工作賺錢養家,她反問警員為甚麼態度惡劣。警察只回應說:「你不喜歡可以去另一區,那我就不會這樣對你。」當天晚上,該名警員跟另外兩個同事碰到姐仔,又再上前指著姐仔罵,並跟他的同事說:「就是這個婆娘,很囂張。」然後他再指著姐仔恐嚇說:「你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看到就把你抓回去。」翌日,警員身穿便服,看到姐仔,馬上又指著姐仔大罵一番。

當性工作者小魚,把她們集中一處再大肆拘捕

  • 警察和入境處聯合行動,到懷疑藏有黑工及外勞性工作者的大廈巡查。其間,警員突然大力拉扯其中一座大廈樓下的電線,整座大廈登時停電。不少姐仔立刻走出房間,查看發生什麼事。警察即時蜂擁而上,知道哪人沒有香港身份證,即馬上帶上警車。

當性工作者乒乓球,隨意任打

  • 有姐仔被警察拘捕,她行使保持沉默的權利。警長見她不說話,就拿起委任證打姐仔的咀。警長一邊惡狠狠地說著「你不說是吧」,一邊用委任證打姐仔的咀。最後,姐仔堅持不開口說話,但她的咀卻被打得又紅又腫。

當性工作者充氣公仔,隨意發洩自己的性慾

  • 有放蛇警員在街上見到姐仔,主動向姐仔問價,之後一起坐的士去酒店開房。在的士上,警員主動摸姐仔的胸和下體,並且想強吻姐仔。姐仔叫他不要摸,說他的手髒,但警員沒有理會姐仔,繼續撫摸,並拿著姐仔的手摸自己的褲襠部位。他又問姐仔他的陽具是不是很硬,說「等會兒我就把我這個硬東西放到你下面。」

性工作者也好、按摩技師也好,她/他們都跟其他人一樣享有人權,警員斷不能隨個人心情及喜好,隨意拿她/他們出氣,不當她/他們人看待。我們對部份警員的言行感到極為憤怒之餘,更希望警方高層能好好正視下屬濫權、違規的情況,我們本身也不欲見到,性工作者對警察的信心就這樣被部份害群之馬的行為一下子粉碎。



紫藤
2013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