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就警方控告及恐嚇業主,令姐姐仔失去經營空間立場

打擊性工作者
本年6月、7月、10月及11月,警方多次到性工作者的工作地方進行問卷調查,威迫她們提供資料,甚至入屋拍照。警方表示其行動目標是打擊依靠及剝削性工作者的犯罪份子及集團。可是,警方卻用有關資料打壓性工作者,近期警方便在一些大廈張貼告示,警告租客、佔用人及業主有機會受到檢控。

受着當年英國簽署1949年的聯合國「禁止販賣人口及取締意圖營利使人賣淫公約」影響,有關方面多次強調香港有關賣淫的法例,及與性工作者相關的法例(例如依靠妓女為生)等,均是為保護性工作者免受剝削而制定。可是警方卻濫用有關法例,打擊性工作者本身。

香港一樓一並非違法,而現時大部份的性工作者都是自僱人士,她們都表示自願從事性工作,她們與業主、地產及網站,其實只是商業關係,沒有被利用及操控。可是,警方恐嚇業主及性工作者,卻令性工作者無法經營,無以為生,最終成為受害者。

警察上門做問卷,迫性工作者簽名
今年6月、7月、10月、11月,警方在全港一樓一進行大規模的調查,查問的資料包括:性工作者的電話、經營方式、業主資料、網站廣告資料,部份警員更要求她們提供住址或其他資料。但是,我們收到482宗性工作者的投訴,指警察在調查當中威迫及恐嚇回答有關問題及簽名。雖然警方曾在信件聲明,所有資料的提供屬自願性質,可是當性工作者拒絕提供資料及簽名時,警員會用威迫和欺騙的手法,例如:拒絕離去、日日查、威脅以「阻差辦工」恐嚇姐姐仔、入屋搗亂等令姐姐仔就範。

性工作者自食其力
我們在本年6月進行簽名行動,共有3000多名性工作者及市民支持,要求警方停止對性工作者的打壓,可是警方仍繼續行動。現時大部份的性工作者都只是單親、新移民、丈夫失業的婦女,她們都希望能自食其力,減少對社會福利的依靠,而且,性工作者對社會亦有其貢獻。我們希望警方停止有關行動,善用資源去處理一些有受害者的罪行,例如:打劫、性罪行、家庭暴力等,而不是打壓自力更生的婦女。同時,警方及政府取消有關性工作的刑事條例,特別是出租處所以供用作賣淫場所等法例,讓性工作者有生存空間。

以下是我們的要求:

  1. 停止在打壓性工作者的行動
  2. 停止強迫性工作者提供資料、簽名和入屋拍攝
  3. 警方停止濫用法例、浪費大量的警力、資源打擊性工作者。政府應善用資源,把資源投入香港的發展、民生,而非打擊一些自食其力的邊緣社群
  4. 廢除控告業主的條例,例如:出租處所以供用作賣淫場所
  5. 性工作非刑事化,消除有關性工作的法例,令性工作者活得更自在。

警方威迫、哄騙姐姐仔例子:
「我地來關心你,看看你是否安全,有沒有被打劫。」
「我入屋影相,是想知道你房間有沒有火災的危險,保護你的安全。」
「你唔簽我哋日日都來囉。」
「你唔答?你知唔知我哋有權拉人架?!」
「差人做嘢,唔好問咁多,阿Sir 叫你做乜就做乜!」
「唔簽都得,你唔怕再上來麻煩你咪得囉。」

聯絡:紫藤(性工作者關注團體) 林依玲 ziteng@hkstar.com/23327182

性工作者給政府及警務處的信

我從事一樓一,警方經常說行動是打擊集團,以免我們被利用及操控。但我其實並沒有被利用或操控,我只是租地方做自己的工作,與業主是商業關係。沒有業主租房,我們根本沒法生存。為什麼警察要趕絕我們和業主?

警察欺騙我們,在今年6月、7月、10月及11月,警方要求我們提供資料及讓他們入屋拍照。我們擔心若不合作,會被警察報復(有警員告訴姐姐仔,若不簽名他們會日日來)。此外,警察亦欺騙我們,用各種理由騙我們,例如: 告訴我們有關行動是預防打劫、只是入屋了解屋內消防設施是否安全。

警察經常做這些行動,令我們如何做生意呢?我們無法維持生計,難道警察真的想我們全部向政府申請綜援才肯罷休?我們實在不想靠政府,我們對社會亦有貢獻。我希望警方不要再做以上種種行動,不要再控告及趕絕我們和業主,政府取消所有不合理、把我們趕絕的法律條文。我們只想好好靠自己勞力賺取生計。


1 第200章:刑事條例 (第137條:依靠妓女為生/ 第139條:經營賣淫場所 / 第144條:租客等准許處所經營作賣淫場所/第143條:出租處所以供用作賣淫場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