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就警察對待被羈留人士手法立場

紫藤是一個關注性工作者團體。本會一直以來都十分關注警察濫用職權的事件,曾向立法會申訴部及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提出,可是情況依然沒有改善。當中特別是關注警方對待被羈留人士的手法。

保安局及警方對於警察濫權的漠視態度,例如: 警方死不悔改,竟繼續批准警員在放蛇時打飛機,亦繼續縱容警察插贓嫁禍,誣告性工作者。近日更不斷派員上門迫性工作者提供資料、簽名、甚至拍照,嚴重侵犯性工作者的人權。

而警方在對待被捕性工作者時,更嚴重剝削她們的權利: 2007年1月至11月,有92位被捕懷疑性工作者被剝光所在衣物搜身(當中有22位在拘留其間被剝光豬搜身3次以上)、5位女士被毆打、38位被禁上打電話、有42位女士被迫簽不正確的口供紙(包括白紙)、19名被誣告,當中更有12名被警員用安全套掐造証據,插贓嫁禍。

對於剝光豬搜身的安排,警方指出一定要在合理理由下才可進行(例如阻止犯人逃走、傷害自己及他人等)。可是,從紫藤收集的個案顯示,事實並非如此。警員不但沒有記錄及解釋剝光衣物的原因,其間更有警員利用剝光豬搜身作為侮辱及迫使被捕人士「合作」的方法,當中有22位在被拘留的24小時內搜身3次以上,有3位更在12小時內被剝光豬搜身4次。

警方在過去不斷要求受害人到投訴警察課投訴,大部份受害人都因為害怕報復而不敢投訴。可是,當部份受害人進行投訴時,卻遇到警察投訴課種種阻撓,對於投訴的案件亦遲遲沒有交代。由於現時投訴機制的不濟,為警員製造濫權空間,縱容警員繼續濫權,而當中對被捕人士的侵權的情況尤其嚴重。而最近利東街事件及多個不同的邊緣社群及團體,亦反映警方對被捕人士的侵權,可見這並不是個別事件。

我們要求警察立即停止對性工作者及被捕人士的侵權,檢討及改善現時對待被捕人士的程序,成立獨立投訴機制調查對警察的投訴。

以下是我們的要求:

  1. 立即停止警察對性工作者及其他邊緣社群的侵權。
  2. 檢討及改善現時對待被捕人士的程序,例如迫簽口供紙。
  3. 警方應檢討剝光衣物搜身的安排,例如剝光豬搜身及多次搜身。
    1. 警員必須清楚記錄及解釋剝光衣物搜身的原因及行動,並須要獲督察級以上警察批准。
    2. 檢討現時搜身的安排,例如考慮以儀器檢查,取代剝光衣物搜身。
  4. 要求投訴警察課停止阻撓性工作者投訴,成立獨立投訴機制,調查警察濫權事件。

2007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