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對「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條例草案」立場

要求賦予警監會獨立調查投訴警察之權力

紫藤和其他關注人權的團體及社會人士,一直以來都十分關注警察濫用職權及有關投訴警察的問題和制度。我們認為現時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條例草案,必須增加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警監會)的職權,特別是賦予職權調查有關警員違規、不當行為與及警務處行政失當。

現時投訴警察課隸屬警務處,由它負責調查針對警方的投訴,無疑是一個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制度,欠缺公信力。從多個投訴警察的個案顯示,投訴警察課處理投訴時,存在種種問題,未能公正地調查對警員的投訴,例如:暗中通知被調查警員、誤導或恐嚇投訴人、游說放棄投訴、大事化小和拖延調查等。投訴警察課不但沒有公正調查警員的不當或濫權行為,相反,經常阻礙及誤導投訴人,令不少投訴人放棄投訴,針對警員的投訴難以成立。

雖然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警監會)的職責為監察和覆檢投訴警察課的調查工作,但由於警監會沒有調查個案及警務處的行政失當的權力,因此未能有效監察投訴警察課的調查,加上針對警察的投訴由警察查自己人,致令警員濫權和不當行為未有被適當監管;即使市民的權利被警員侵犯,投訴亦只是徒勞無功,不會獲得公正的調查及公平的對待,投訴警員的機制只具虛名,實為名存實亡。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曾多次向香港政府提出,要求香港設立獨立的投訴機制,調查對警員的投訴,可是香港政府仍拒絕履行公約責任,拒絕有關建議。藉著引入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條例,賦予警監會獨立調查的權力,這樣才能進一步保証有關警員的投訴能獲得公正的處理,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權。

以下是我們對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條例草案的建議

  1. 賦予警監會獨立調查的權力,接受投訴警察事宜並負責調查該等投訴。
  2. 警監會有權會見証人及有關投訴的資料,會見証人其間的陳述不會導致証人入罪。
  3. 警監會除了有權調查有關警員濫用其地位及身份的投訴外,亦有權調查及檢討現時警方的常規、政策、程序,包括是否有行政失當、缺失、不足或濫用權力。
  4. 即使沒有投訴人,警監會亦有權對公眾關注的事件主動進行調查及作出建議。
  5. 提高調查其間的透明度、向投訴人公開調查的進度、內容及結果。
  6. 如調查其間發現有警員違法,有權把個案轉交廉政公署及律政司。
  7. 遴選和任命警監會主席和成員時的準則和方法必須公開、有代表性,特別要有民間組織代表,例如常被侵擾的性工作者、同志、少數族遘裔等,參與遴選和被任命。
  8. 長遠應成立獨立於警務處的機制,來處理涉及警員的不當和濫權行為,和警方現行制度的行政失當或缺失。

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