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就立法會討論一樓一法例聲明

5月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後,紫藤與警方的防止罪案課舉行了兩次會議,警方表示會採取措施,加強改善性工作者安全及處境,例如在各區設立特遣隊熱線、研究警員對性工作者態度再編成教材等,此外,警方亦承諾,性工作者在報案時,有權拒絕提供與案件無關的資料,例如租金、業主等。

警員拒絕處理性工作者案件

經過多次溝通後,部份警區的警員明顯改變了對性工作者的態度,例如元朗區的警員,尊重性工作者,願意積極處理她們的報案,故能迅速把賊人繩之以法;而旺角、荃灣及深水埗特遺隊的警員亦積極處理性工作者的案件。可是,仍有不少警區的警員,在警隊高層公開表示加強保障性工作者安全後,仍然漠視性工作者安危,拒絕受理她們的報案:上月就有一名性工作者被客人撞頭、箍頸,該名客人甚至用枕頭及窗簾布壓?她的面,令她不能呼吸幾乎窒息喪命,惟警員卻不受理她的報案;亦有性工作者遇劫報案,被警員強迫提供丈夫及孩子的名子、學校及就業資料。

警察騷擾性工作者

警方口中雖說要保護性工作者,但從他們的行動看來,卻似要騷擾及趕絕性工作者:上月,有警員在大廈大堂趕客;掃黃隊濫用《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以保護未成年少女為名,帶同多個政府部門共三十多人,上門到「一樓一」,強行入屋拍下房內情況及登記性工作者個人資料。若警方今次的行動是要保護少女,何以要聯同水務署、屋宇署、機電工程署和民政事務署多個部門一同執法?難道警方需要以上的非執法部門協助,調查性工作者是否未成年?

警力濫用法例打壓性工作者

警方多番重申,其行動要打擊的對象是在背後操控婦女賣淫,從中獲利的犯罪集團,他們針對的並不是性工作者。但從警方的行動看來,警方正是濫用現行法例,趕絕性工作者。而且,多宗案件均顯示出,警方經常設局引性工作者犯罪,譬如多次上門要求性工作者提供「雙飛」服務 (兩位性工作者提供性服務),或要求性工作者介紹她的「鄰居」(隔壁房間的性工作者)提供服務,若性工作者稍不留神,就會跌入他們的陷阱,被他們以「經營賣淫場所」罪名拘控,現時,已有多名性工作者因此被判監。

全面檢討現有法例,消除公眾對性工作者的歧視

保安局表示,現時一樓一的法例平衡了性工作者及公眾人士的利益,可是現時的法例存在不少灰色地帶,不但增加性工作者與居民間的矛盾,亦令性工作者的人身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不少外國的經驗顯示,性工作非刑事化反能更有效平衡性工作者與公眾人士的利益。因此,政府不應就此擱下性工作非刑事化的討論,相反,政府應推動居民與性工作者之間和諧共處,消除居民對性工作者的歧視,在修訂性工作的法例前,警方應停止濫用現行法例,騷擾、誘捕及打壓性工作者。

本會希望立法會能繼續跟進性工作者安全的議題,協助要求警方在各區有效落實保護性工作者的措施,改善現有的報案程序,停止對性工作者的騷擾及濫權。同時,希望立法會能延續性工作非刑事化的討論,消除社會對性工作者的歧視。

2008年7月8日